徐宜业丨小王主任
作者:徐宜业
时间走得真快,小王主任已经走了五年了。当我想到小王主任,我的眼角又湿润了。
2014年9月18日夜,小王主任患脑溢血在泗洪医院抢救无效走了,走时才四十一岁。
对于小王主任的不幸早逝,我感到悲痛。我一两个星期情绪一直低沉,食欲不振,内心一直难受。好好的一个大活人,整天在同一个办公室办公,说着笑着,话八唠似的,说没就没了,怎么不让悲痛呢?
四十一岁,正是体现人生价值的黄金时间,从教二十年,已经成为学校最优秀的教师。四十一岁,作为家庭个体中,上有老下有小,正是需要承担家庭重要责任的年龄。可是就在这人生节点,他却走了,能不叫人痛心呢。
9月20日上午7:30,小王主任的遗体去泗洪火葬场火化。由几十辆大大小小,各色各样的车辆组成的车队在楼尚公路上缓缓而行,两侧栽种的高大栾树,正是花期。花朵似一片片金叶,淡红色果实似灯笼挂满树梢,栾树之间点缀着金黄的金桂、白里隐黄的银桂、桔红的丹桂,不时飘出一阵一阵的浓香。如果是平时,人们会毫不犹豫地停下车来,驻足欣赏。可此时,谁还有心思去欣赏它们呢?
九点半,小王主任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泗洪殡仪馆举行。今天来向小王主任遗体告别的几百人,有小王主任的亲人、亲戚、同事、同学、生前好友、学生、学生家长以及领导,有的不远千里赶来,为小王主任遗体告别,为小王主任送最后一程。大家胸前戴着白花,静静地肃立在小王遗体四周。学校领导致悼词,来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每一个人都随着哀乐,站在他的遗体前,瞻仰他的遗容,向他的遗体鞠躬告别。大家都抽泣起来,大多是泣不成声,有的甚至嚎啕大哭。大家都为他的早逝而痛心。
在众多的痛心者,最痛心莫过于至亲。
七十多岁的老父老母悲痛欲绝,儿子小王是孝子,经常带着儿媳妇常回家看看,提点菜,带点东西问候老人家。白发人送黑发人,能不悲痛吗?
八十多岁的岳母哭成了泪人,俗话说一个女婿半个儿,可小王这个老闺女婿,每周末都要去看望老人家,干这干那,和儿子一样。
小王火化前一天,老人不顾体弱多病,硬是从勒东跑到应山公墓,看看女婿的墓穴,用自己的衣服拭去墓穴里渗透的水,又跑到龙集女婿的家。她一口气步跑二十多里路,是什么给了老人这股力量。毋庸置疑,这是强大的母爱。
妻子小芳哭得几次昏厥。结婚近二十年相濡以沫,勿说相敬如宾,可以说是风雨同舟,互敬互爱。几乎夫妻形影不离,一块儿上班,一块儿散步,一块儿出行。丈夫从没有大男子思想,下班回家,做饭、拖地、洗衣服,什么家务活都做。不测天降横祸,如今阴阳两隔,以后将独立支撑家庭重压。她的泪已流尽,只有痛苦。
几个亲友搀扶着摊倒在地的儿子振宇,现已就读市重点中学宿迁中学高二的他,一直过着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的温室生活,整天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。每次节假日回家,爸爸总是和他买好吃的东西等着他,与他一起散步,一起玩耍,知道的人说是父子,不知道的人看起来更像兄弟,决没有家长制作风。这个本应该继续享受父爱的孩子,却过早地失去了父亲,心中的难过可想而知了。
这天,龙集小学的领导、教师以及近几年调动的教师都到殡仪馆去为小王主任遗体告别,为他的离世感到惋惜,每个人的眼眶里噙着眼泪。
了解小王主任的人都说,小王主任的离世不只是因为生病,主要是因为工作过度,积劳成疾。他身体没有什么大毛病,只是血压高一些。他平时在饮食上也有所注意,吃一些降压的食物,每天早晚进行适当的锻炼。血压相对稳定,血压并不能要他的命。
开学初,学校的副校长有两个调动了,只剩下一个后勤副校长。因为学校工作头绪多,副校长分工分不过来,助理就安排小王主任负责业务,履行业务副校长职责。学校开学工作千头万绪,安排教师课务、学生分班、学籍管理、六认真管理,累得他头昏脑胀。他想歇一歇,可以没有人能代替他。近几天,他感冒很严重,头疼得厉害。别的副校长只带两节副科,而他这个相当于副校长的主任,其实本质只是一个主任,要带一个班级十几节语文课。他是个责任心强的教师,处处想做得最好,于是乎超负荷工作,于是乎他的身体就承受不了了,就突发脑溢血了。
一个人就这样不声不响地走。如果他这学期不主持业务工作,如果他不做教务主任,如果他像其他副校长那样不带那么多课,如果他是个责任心不强的老师,如果……只要少一点如果,他都不会这样匆匆忙忙地走了。
我与小王主任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。几年前我对他了解不太多。二十多年前,我早就听说老王主任有一个儿子读书非常聪明,考上师范了。十几年前,我听说老王主任的儿子在成河小学教书,已经做了学校的教务主任,成了小王主任。再后来成河乡并入龙集乡,他成了龙集小学的教务副主任、主任。几年前,我在龙集中学时,中小学校间举行活动。我和他在一起吃了一次饭。在交流中我知道他的妻子姓徐,而且也是宜字辈,叙起来与我同辈。他称我为哥,我称他为弟。这时,我才知道这个矮墩墩的小伙子,就是同事传说的小王主任。2010年9月,因为中小学教师编制调整,我回到小学工作,我与他才真正成为同事,我对他才有了多一些的了解。
小王主任上课很认真。有一次,学校推荐他去县里参加主任杯优课评选。赛前,他请我为他的课把脉问诊。其实我上课的水平并不比他强,足以看出他虚心好学。他在三个不同的班级上了三节课。他上的是五年级《厄运打不垮的命运》。他根据文本生成问题,探究谈迁坚强面对厄运。每节都准备得充分,都能用心设计。他的课讲得生动有趣,拉近师生距离,引发学生的共鸣。他那富有感染力的语言不时撞击着孩子们那一颗颗童稚的心。他激励学生像谈迁那样树立远大的理想。我听他讲课,真是一种享受。 
小王主任没有因为做学校领导而影响教学工作,耽误孩子们的课。他一直带语文课。语文课学校主要领导是不带的。语文教师与别的学科老师相比,备课任务重,批改的作业量多,特别是小学生的作文,批改起来累得你头昏脑胀。他不像有的教干,六认真不做。他无论做什么事都认真。我每天只是看到他备课、上课、批改作业、辅导学生等,很少看见他玩。在他生病的前一天下午,他把班级里十几个后进生叫到办公室里辅导,一句一句指导他们读课文,手把手教会他们写字。现在农村小学优生大多去县城读书,留下来的大多是基础差的学生。他辅导后进生时有时难免急躁,拿着小柳条作为惩戒工具,但他大多是高高举起,轻轻落下。学生能够理解老师的做法,并没有产生恐惧的心里。他班的学生学习认真,语文成绩一直很好。
小王主任负责教务工作十几年,每学期都能扎扎实实活动。他不走过场,不做样子,工作富有成效。当他发现教师的备课大多抄写网页上现成的教案,没有实际作用,只是应付学校检查的表象时,他建议校长可用电子备课,或在课本上备课,让教师从无用的抄写备课中解放出来。所有教师都拍手叫好,没有一个不佩服他的。他工作踏实肯干,默默无闻,不计得失,得到学校领导及同事们一致好评。他多次被评为县级优秀共产党员、先进教育工作者、优秀教师,语文骨干教师。
小王主任的人生定格在四十一岁。四十一岁,正是干事业的时候,而他就这样突然走了,大家怎能不悲痛呢?他的离去给龙集的教育带来的损失是毋庸置疑的。大家在缅怀他的同时,做好他未尽的事业,是对他的灵魂最大的安慰。
小王主任,一路走好。
文/徐宜业

声明:有的资源来自网络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 请一个月内联系我们,我们将配合处理!

原文地址:徐宜业丨小王主任发布于2023-01-14 13:19:01

相关推荐